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g3akr的博客

自信、真诚、热心、健忘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引用]趣说天津话的“吃字”  

2015-05-29 18:23:11|  分类: 休闲·天津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近期,天津方言语音建档工程第二阶段录制工作动员会在市档案馆召开。天津方言语音建档工程自去年启动以来,本版就天津方言的沿袭、演变、传承等进行过多角度的分析和报道。本期则从发音的角度来聊聊天津话中独特的“吃字”现象。
文/邢沅
[引用]趣说天津话的“吃字” - bg3akr - bg3akr的博客
您了有日子没见,介干嘛去?
 
[引用]趣说天津话的“吃字” - bg3akr - bg3akr的博客
介不外地来个朋友嘛,带百大楼逛逛,您了奔哪?
 
[引用]趣说天津话的“吃字” - bg3akr - bg3akr的博客
前面派所旁边那市场买点疙头去,儿子就好这家这口。
 
[引用]趣说天津话的“吃字” - bg3akr - bg3akr的博客
这俩人说什么呢?

三字名词的中间字最常被“吃”

    天津方言有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“能短不长”,北京叫“冰糖葫芦”,到了咱这叫什么?不嫌累的叫“糖葫芦”,省点事的叫“糖堆儿”,早年沿街叫卖的最简单明了就一个字——“堆儿”。当然这个例子跟咱们要说的“吃字”无关,只是说明天津方言的一个特色。

    天津人说话嗓门大,语速快,因此“吃字”的现象很明显。本来就“能短不长”,说的时候再吃几个字,难怪外地人听天津人说话晕头转向。举几个简单的例子:您听过老天津人一字一顿地说“派出所”三个字吗?显然没有,咱们习惯直接说“派-所”。这种例子数不胜数,比如习艺所,天津人习惯说“习-所”;劝业场,天津人习惯说“劝-场”;百货大楼,天津人习惯说“百-大楼”;冰激凌,天津人习惯说“冰-凌”;咸菜“疙瘩头”,天津人习惯说“疙-头”。这么乍一听,外地人不迷糊才怪了。

    看完这几个例子,不知您发现一个规律没有,天津话“吃”的那个字,大多出现在三个字且是名词的中间那个字。当然这不是绝对,只是该位置的字被“吃”概率比较大。

    咱们再继续深入研究,发现在实际话语中,这些被“吃”掉的字儿,在原词的被“吃”处,实际上有一个很短促的清音声母,也是一种潜意识的语顿,即所谓“促音”。再举几个例子:在天津人嘴里,“豆腐”成了“豆-f”,“腐”字没了,变成了几乎听不出来的促音f。“豆腐脑儿”天津人说成“豆-脑儿”,“豆腐皮儿”说成“豆-皮儿”,“豆腐丝儿”说成“豆-丝儿”,“豆腐渣”说成“豆-渣”等等。再如:“可惜了儿”的“惜”被“吃”,变成“可-了儿 ”;“吃谁向着谁”变成“吃谁向-谁”;“登鼻子上脸”变成“登鼻-上脸”;“鸡蛋里挑骨头”变成“鸡蛋-挑骨头”等。

“吃剩”词反倒“自立门户”

    因为“吃字”现象在日常生活中实在太普遍,导致一些书面语在天津有了独有的书面版本,比如“您老”,天津人不仅读,而且越来越习惯写成“泥了”;“别这样”天津人爱写成“别介”。当然这么写都是在一些非正式的书面和场合,现在年轻人很喜欢在聊微信时用这样“自立门户”的天津话词语,会让彼此觉得更为亲切和有趣。

    咱们来详细说说这两个“吃剩”下的词是怎么“自立门户”的。含有敬意的人称代词“您”,到了天津人嘴里,成了“您了”。其实,这个“您了”是“您老”的方言俗读发生的音变。“您老”语音应是“nínlǎo”,但天津话却说成“您了”(níla)。例如您去听听电视连续剧《杨光的快乐生活》片头曲“跟您了说说,我的快乐生活”,是不是这么唱的?

    为什么把“您老”读成“您了”呢?这就是“吃字”使然。在发音过程中,nín的尾音n被省略,读成ní。lǎo的尾音o,乃至韵母ao都被省略,读成了la或l。落在纸面上,最直接的音译写法自然就成了“泥了”。

    “别介”就更为明显了。“别介”应该是“别这样”,例如:“您了别介,小事儿一桩儿,可别往心里去!”“别介”的“介”,一般学者认为是语助词,没有实际意义。其实,天津话的“介”,属于代词,是“这样”的意思。天津话把指示代词“这”(zhè)读为“jiè”。普通话“这样”在天津被读成(jiè yang),然后“样”被儿化成“yaer”,最后被轻读以至消失,就只剩下“介”字后边带点尾音的“-a”。所以,天津话“这样”的发音,就如“jie-a”。于是“别这样”就这样在天津“自立门户”写成了“别介”。

“吃字”和“省字”可是两回事

    天津话中还有一些词,在日常话语中也出现字儿“没了”的情况,比如前面说到的“糖堆儿”成了“堆儿”,还有诸如“劝业场”被说成“劝业”;“天津商场”被说成“天商”;“东方商厦”被说成“东方”等等。这类日常使用方法则与咱们说的“吃字儿”完全不相干。

这是一种名词的“缩写”,他们是省去了那些被“省略”的字,这类词写出来仍然是完整的,能让人听得懂和看得懂。而“吃字儿”就不同了,虽然在话语中,词中的某个字被“吃”了,但并不是没有这个字,被“吃”了字的词如果单独写出来未必能让人明白,比如,你要是单写“劝场”“派所”“百公司”恐怕就不知所云了,没人能懂。另外,天津百货公司的缩语,天津人不说“天百”,而是“百大”,因为现在天津人把天津百货公司习惯称为“百货大楼”。

    “吃字”和“省字”都是一种“缩语”,但严格地“嚼”起来,二者是有区别的,关键就在于是否存在“促音”。比如前文提到的“豆腐”,武清人说“豆腐丝儿”时,我们听到的只是“豆-丝儿”,似乎应当是“吃字儿”,但是武清人也直接说“豆丝儿”,你看大街上卖武清豆腐丝儿小贩的招牌,有的写的就是“武清豆丝儿”。那么在武清来说,“豆丝儿”的说法显然就不是“吃字”了。再比如,老天津卫管葵花子叫“转莲子”。其实“转莲”来自安徽话“转日莲”(向日葵),“转日莲”到了天津话里“日”字“脱落”得了无痕迹就成了“转莲”。显然,这种情况也绝不是“吃字儿”了。

 (该文刊载在2015年5月28日《今晚报》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